纳兰卿耀

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,善恶到头终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

忘了我#九辫#虐【提前的圣诞贺文】

     就到这里我们不再有以后

一阵风翻起回忆汹涌

深呼吸不敢让痛楚泄露

想大方微笑假装很洒脱忍不住颤抖

张云雷最近突然不想再装下去了,不想假装他很开心,也不想假装他很释怀,因为太累了。

他没让助理送,也没让杨九郎送,他就搭着出租车到家里附近以后准备走回家,因为他想要感受一下一个人的感觉,不用堆起笑脸也不用滔滔不绝的说话,就安安静静的,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走在路上,夜晚的凉风一阵阵的吹过,他又不禁想起那些有杨九郎陪伴的日子,如果是在这样的夜晚,他肯定会像个老妈子给他拿来一件厚外套一边皱着眉说“我的小祖宗啊你可行行好穿上了,要着凉的可又是我得照顾你啊。”

差不多是这样子的吧,总是一边用嫌弃的口气说,却又舍不得不顾着他

张云雷虽然笑着,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苦着一张脸笑着。

说要保持距离的人是他,现在放不下的人也是他。

才刚觉得冷,手机铃声就响起了,不用看他都知道是杨九郎,轻轻叹了口气才接起来,这次他没有用假装愉快的口气,因为他真的太累了。

“喂?”

“你到家了没啊,天气这么冷,你睡觉记得穿厚衣服啊。”

“知道了,我、我手机没电啦,到家再给你信息。”

挂上电话他的手还不自觉颤抖着,太讨厌了,为什么想他的时候他还是出现了,这么刚好,这么贴心,这么…令人动摇。

分开后都别拼命去追究

是什么错那么错不堪回首

就让你临别前挥一挥手

像送给我最完美告别作我只是观众

张云雷曾经问过杨九郎,你就不怕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的爱上你啊。

那时候杨九郎的回答是“我的角儿,你不是早爱上我了吗!”

然后笑的一脸欠揍,张云雷也笑了,因为他知道他开的玩笑不小心说中事实了。

有时候让他误会,究竟是谁的错,杨九郎只是以一个搭档、朋友、兄弟的角色去爱护自己,偏偏自己就认为这样不只是友情,究竟是谁错了。

没有人错了吧。

还是他错了呢,他想太多了,他自以为特别了。

最后他也只能说算了吧,至少到现在止住还不算晚,如果说粉丝眼里的他们是爱情,那么他就只是个观众,看着他们编织的美好故事,然后有点儿,应该只是有点吧。

有点羡慕粉丝眼里的他们啊。

那里的他们,是相爱的啊。

忘了我曾把你拥在我心窝

忘了我曾给你拥有的所有

忘了我曾是你的宇宙不眠不休无怨无尤

忘了我多难过多不能接受

忘了我只要你好过就足够

忘了我忘了我们的梦

当你想起我我已不是我

张云雷也不知道是甚么时候开始这么重视杨九郎的,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把他当成了所有。

他们一起演出,一起练习,一起聊未来,彼此承诺着要搭档到老,杨九郎是他的所有,是他的梦想。

但是现在他决定要忘掉了,因为他害怕自己越陷越深,越来越不能只把他当成搭档了,所以他正努力跟他保持距离。

“九郎,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不太合适。”

杨九郎顿了下,不明所以的伸手给他理了理衣领,动作无比自然“小张老师,你说的啥勒?”

张云雷垂下眼看着地上,不敢看着他的脸“我说,以后我跟别人搭档了不会自理怎么办,你老帮我弄这弄那的,我跟别人搭档了谁给我弄啊。”

杨九郎没想到他说起这个,不太想正面响应,只是放柔了口气说“你跟别人搭档的时候你自己来弄,我在你身边就由我来,你忘了啊,天塌下来还有我啊。”

张云雷愣了下,心里有点儿动摇,但是还是轻轻摇了摇头“我就是想你别对我这么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,你就听我这次吧。”

他清澈的眼神望进杨九郎的眼底,坚定不移的样子令他只好应了下来“那…我怎么样不对你好?”

“首先今晚让我自己回家吧。”

让他从今夜开始忘了他,忘了他们。

然后等到很久以后杨九郎想起今天以前的张云雷,他就已经不再是这个深爱着杨九郎的张云雷了吧。

应该是吧。

评论(11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