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卿耀

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,善恶到头终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和闺蜜合作,第一次发乐乎】

我一個人記得就好-九辮

醒在空蕩的床 夢反鎖在鐵窗
睜開眼數不完 第幾個絕望的天光
我的從前以後 都留在你身上
築成一道圍牆 遮去後半生的晴朗

我們的關係有多好,其他人不明瞭。

我能擁有你多少,我知道底線在哪。

張云雷其實經常會思考,他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,即便在德雲社每個人都寵他寵的無法無天,事實上他都知道不能理所當然別人的好,所以他會加倍的對別人好。

只有一個人,偶爾。

偶爾會讓他依賴的太理所當然,偶爾會讓他以為可以任性的依靠一輩子,偶爾會讓他忘記他應該是個獨立堅強的人。

可是那個人始終不是屬於他一個人的,他沒從沒獨佔過他,擁有的只是在他對他好的時候,欺騙自己他們是兩個人。

他喜歡楊九郎在很早的時候,早到他都要忘記了,那是一種多麼純粹的喜歡。

在床上發呆了一下,輕輕嘆了口氣,今天他要跟楊九郎去挑他結婚用的西裝。

他想想他昨天是怎麼回答的。

『角兒,你看你穿什麼都好看。』

『幹嘛?』

『你幫我挑挑西裝吧!』楊九郎笑著說,一邊拿出包裡的錢包『我還給你造型費啊!』

張云雷愣了下,沒有像平常一樣開玩笑,而是壓住了他打開錢包的手,望著他的眼眸『我這是必須幫你挑的。』

『那你以後結婚了我也給你挑啊。』

『嗯。』

雖然張云雷沒有拒絕,但是他自己知道他是結不了婚了,他的前半生是楊九郎的,後半生也是他的,不管以什麼身份。

他只能自己緊緊捉住,那只有他牢牢記住的點點滴滴。
TBC

评论(4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