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卿耀

愿来世投为男儿身,自幼拜入郭门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3】

深夜睡不着又来三更
 

你忘了 我一個人記得就好
你走了 我一個人想念就好
給了承諾 就要做到 是我最後一次 垂死堅持的驕傲

張云雷也不是沒和女孩兒交往過,甚至他跟女孩兒在一起時還是一個比較紳士的大男人。

他差點懷疑自己人格分裂了。

後來他才發現那是因為,世界上僅有那一個人可以讓他安心的任性妄為,像個孩子也好,像個傻子也好。

就這樣在他面前交出自己的心。

他以為他可以把愛情假裝是友情,但是他卻放不下自己的心。

不管出自於愛情還是友情,他都必須當楊九郎的伴郎,必須要陪著他走過人生中的每一件大事。

那是他對自己的承諾,也是對楊九郎的承諾。

楊九郎剛送他回家剛離開,他們喝酒了,就兩個人,他讓楊九郎一定要幸福,然後他不知道他哭沒哭,應該是沒有。

因為他不能因為這個哭,這是他最大的希望了,沒什麼好哭的。

張云雷站在了窗口看著點了煊赫門,過去的點點滴滴全都浮現在腦海中,甚至想起當初南京的事,差點有了再跳一次的衝動。

但是就是差點而已。

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不管心口有多痛,他最不能承受的是,再也見不到楊九郎這件事。

所以只要他記得就好,這是他垂死堅持的驕傲。

『九郎,我覺得這挺好吃的。』

『九郎,你對我這麼好,我如果是女人臥肯定當你媳婦兒。』

『九郎,我想喝水,你給我拿一下。』

『九郎,你說你這小眼八叉的我怎麼就覺得挺可愛。』

『九郎,你一定要幸福啊。』

『九郎…』

评论(5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