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卿耀

愿来世投为男儿身,自幼拜入郭门

老爷,夫人和一群丫鬟既视感,哈哈【小姐姐们别打我】
以及东哥爆棚的正宫范儿
金东太甜惹

结婚照既视感,甜得飞起的二位正主
配一脸,关键是视频水印【维也纳婚纱摄影】
我确定我没看错

人设 她和那个女生 小仓鼠

@帝欢DH 这是我媳妇【并没有宣誓主权】
来给媳妇的文贴人设,和基本设定
人设都没写

她和那个女生.
她.高中生,压力大,15岁,精神分裂,一会特别阳光,一会特别抑郁,心脏病,抑郁症,没朋友,爱语C,总是和那个女生抱怨这个抱怨那个,每天都不断联系。
她说她的夫君只有一个,那个女生。

那个女生.上班族,压力大,24岁,胖胖的萌的一匹,每天陪着她聊天,让她开心,什么都知道,经常交她一些小常识或是知识,跟她分享社会经验,经常给她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那个女生说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,妈妈和她。

小仓鼠.
小欢/墨白.上百年的仓鼠精,化形十五六的高一的小女孩,学习不错,英语和语文尤其好,一次受伤以后就住在卿耀家,经常帮助卿耀做一些事情,对卿耀日久生情,知道卿耀要把自己赶走,就自己走了,化成仓鼠,自己去了宠物店

卿耀.上班族,24,女生,热爱各种小动物,偶然发现奄奄一息的小欢,出于怜悯带回了家养着,一天看见小欢的化形才知道是个妖怪,想狠心把它赶了走,但是发现它已经自己走了,不久就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它了了

忘了我#九辫#虐【提前的圣诞贺文】

     就到这里我们不再有以后

一阵风翻起回忆汹涌

深呼吸不敢让痛楚泄露

想大方微笑假装很洒脱忍不住颤抖

张云雷最近突然不想再装下去了,不想假装他很开心,也不想假装他很释怀,因为太累了。

他没让助理送,也没让杨九郎送,他就搭着出租车到家里附近以后准备走回家,因为他想要感受一下一个人的感觉,不用堆起笑脸也不用滔滔不绝的说话,就安安静静的,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走在路上,夜晚的凉风一阵阵的吹过,他又不禁想起那些有杨九郎陪伴的日子,如果是在这样的夜晚,他肯定会像个老妈子给他拿来一件厚外套一边皱着眉说“我的小祖宗啊你可行行好穿上了,要着凉的可又是我得照顾你啊。”

差不多是这样子的吧,总是一边用嫌弃的口气说,却又舍不得不顾着他

张云雷虽然笑着,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苦着一张脸笑着。

说要保持距离的人是他,现在放不下的人也是他。

才刚觉得冷,手机铃声就响起了,不用看他都知道是杨九郎,轻轻叹了口气才接起来,这次他没有用假装愉快的口气,因为他真的太累了。

“喂?”

“你到家了没啊,天气这么冷,你睡觉记得穿厚衣服啊。”

“知道了,我、我手机没电啦,到家再给你信息。”

挂上电话他的手还不自觉颤抖着,太讨厌了,为什么想他的时候他还是出现了,这么刚好,这么贴心,这么…令人动摇。

分开后都别拼命去追究

是什么错那么错不堪回首

就让你临别前挥一挥手

像送给我最完美告别作我只是观众

张云雷曾经问过杨九郎,你就不怕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的爱上你啊。

那时候杨九郎的回答是“我的角儿,你不是早爱上我了吗!”

然后笑的一脸欠揍,张云雷也笑了,因为他知道他开的玩笑不小心说中事实了。

有时候让他误会,究竟是谁的错,杨九郎只是以一个搭档、朋友、兄弟的角色去爱护自己,偏偏自己就认为这样不只是友情,究竟是谁错了。

没有人错了吧。

还是他错了呢,他想太多了,他自以为特别了。

最后他也只能说算了吧,至少到现在止住还不算晚,如果说粉丝眼里的他们是爱情,那么他就只是个观众,看着他们编织的美好故事,然后有点儿,应该只是有点吧。

有点羡慕粉丝眼里的他们啊。

那里的他们,是相爱的啊。

忘了我曾把你拥在我心窝

忘了我曾给你拥有的所有

忘了我曾是你的宇宙不眠不休无怨无尤

忘了我多难过多不能接受

忘了我只要你好过就足够

忘了我忘了我们的梦

当你想起我我已不是我

张云雷也不知道是甚么时候开始这么重视杨九郎的,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把他当成了所有。

他们一起演出,一起练习,一起聊未来,彼此承诺着要搭档到老,杨九郎是他的所有,是他的梦想。

但是现在他决定要忘掉了,因为他害怕自己越陷越深,越来越不能只把他当成搭档了,所以他正努力跟他保持距离。

“九郎,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不太合适。”

杨九郎顿了下,不明所以的伸手给他理了理衣领,动作无比自然“小张老师,你说的啥勒?”

张云雷垂下眼看着地上,不敢看着他的脸“我说,以后我跟别人搭档了不会自理怎么办,你老帮我弄这弄那的,我跟别人搭档了谁给我弄啊。”

杨九郎没想到他说起这个,不太想正面响应,只是放柔了口气说“你跟别人搭档的时候你自己来弄,我在你身边就由我来,你忘了啊,天塌下来还有我啊。”

张云雷愣了下,心里有点儿动摇,但是还是轻轻摇了摇头“我就是想你别对我这么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,你就听我这次吧。”

他清澈的眼神望进杨九郎的眼底,坚定不移的样子令他只好应了下来“那…我怎么样不对你好?”

“首先今晚让我自己回家吧。”

让他从今夜开始忘了他,忘了他们。

然后等到很久以后杨九郎想起今天以前的张云雷,他就已经不再是这个深爱着杨九郎的张云雷了吧。

应该是吧。

AL江湖再见

走到这里。到此为止,从今江湖,两不相欠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END】

终于完结,撒花


太痛苦 我一個人記得就好
只要你 走了以後快樂就好
曾多重要 已不重要 那些熱戀喧鬧 有過就好

張云雷的內心其實是很替楊九郎開心的。

因為他跟他的妻子很般配,他的妻子也是個好姑娘,張云雷能放心。

他確保楊九郎會快樂就好了,就算他只佔了他快樂裡面的十分之一他都很滿意了。

而他有多麼喜歡他,未來他還是會選擇多去遺忘,更加努力不要表現出來,自己知道就好。

『九郎,如果哪天你媳婦兒不開心你對我這麼照顧的話,你可要聽他的。』

楊九郎皺了皺眉頭問『為什麼?他知道我兩關係好,怎麼可能讓我不照顧你。』

『我就是假設而已,我知道他人特別好特別貼心,我就是怕別人跟他亂說什麼。』

楊九郎這才放心的笑了笑,遞給他一顆已經剝好的橘子『沒事兒,他不會在意別人說的,他知道我們兩就是一輩子的搭檔啊。』

張云雷接過橘子放了一片進了嘴裡,像平時一樣嘻嘻哈哈的說『是啊,你可是我好不容易到手的!』

『你可是我的角兒,我不照顧你還能誰照顧你。』

張云雷只是笑了笑躺他肩上『哎,你說的是啊,我以後就靠你啦!』

他沒有說的是,可是你是我的唯一,我卻不是你的唯一啊。

就如同他只抽煊赫門一樣,抽烟只抽煊赫門,一生只愛一個人。

他只愛一個人。

楊九郎。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3】

深夜睡不着又来三更
 

你忘了 我一個人記得就好
你走了 我一個人想念就好
給了承諾 就要做到 是我最後一次 垂死堅持的驕傲

張云雷也不是沒和女孩兒交往過,甚至他跟女孩兒在一起時還是一個比較紳士的大男人。

他差點懷疑自己人格分裂了。

後來他才發現那是因為,世界上僅有那一個人可以讓他安心的任性妄為,像個孩子也好,像個傻子也好。

就這樣在他面前交出自己的心。

他以為他可以把愛情假裝是友情,但是他卻放不下自己的心。

不管出自於愛情還是友情,他都必須當楊九郎的伴郎,必須要陪著他走過人生中的每一件大事。

那是他對自己的承諾,也是對楊九郎的承諾。

楊九郎剛送他回家剛離開,他們喝酒了,就兩個人,他讓楊九郎一定要幸福,然後他不知道他哭沒哭,應該是沒有。

因為他不能因為這個哭,這是他最大的希望了,沒什麼好哭的。

張云雷站在了窗口看著點了煊赫門,過去的點點滴滴全都浮現在腦海中,甚至想起當初南京的事,差點有了再跳一次的衝動。

但是就是差點而已。

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不管心口有多痛,他最不能承受的是,再也見不到楊九郎這件事。

所以只要他記得就好,這是他垂死堅持的驕傲。

『九郎,我覺得這挺好吃的。』

『九郎,你對我這麼好,我如果是女人臥肯定當你媳婦兒。』

『九郎,我想喝水,你給我拿一下。』

『九郎,你說你這小眼八叉的我怎麼就覺得挺可愛。』

『九郎,你一定要幸福啊。』

『九郎…』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2】

誰說時間是解藥 一天一天回憶能淡掉
我的悲傷 卻好不了 像一片刺青擦不掉

其實張云雷曾經試過忘記那個人對他有多好。

他會在夜深人靜的夜晚,想著要怎麼樣拒絕楊九郎的好意,好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堅強,但是他努力很久,總又被他每次的貼心舉動打亂,不自覺的繼續依靠他。

稍微偷取一下他的溫柔,一下就好。

【你放心吧,我自己能好的。】

這句話是他最想說出來的話,但是他終究沒有說,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一個人了,還有誰能相信。

楊九郎對他太好了。

真的太好了。

身邊的人總開玩笑說他是他媳婦兒,是小祖宗。

雖然他老是笑著跟他們打鬧,可是他好幾次不小心往心裡去了,如果真能是他媳婦兒,那將會是他一生最美好的事吧。

但是他都知道,就是如果而已。

楊九郎的聲音傳了過來,打亂了他的思緒,他放了好幾張喜帖的樣式『小張老師,你覺得哪款好啊?』

張云雷認真的思考了下,指了其中的一張。

『這款好,大氣又絢麗!』

『…這麼巧啊,我也覺得這款好!』

『那是,咱的默契好啊。』

雖然嘴上還是跟他聊著這些事,但是他卻覺得他的心。

疼痛無比。
TBC

我一个人记得就好【和闺蜜合作,第一次发乐乎】

我一個人記得就好-九辮

醒在空蕩的床 夢反鎖在鐵窗
睜開眼數不完 第幾個絕望的天光
我的從前以後 都留在你身上
築成一道圍牆 遮去後半生的晴朗

我們的關係有多好,其他人不明瞭。

我能擁有你多少,我知道底線在哪。

張云雷其實經常會思考,他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,即便在德雲社每個人都寵他寵的無法無天,事實上他都知道不能理所當然別人的好,所以他會加倍的對別人好。

只有一個人,偶爾。

偶爾會讓他依賴的太理所當然,偶爾會讓他以為可以任性的依靠一輩子,偶爾會讓他忘記他應該是個獨立堅強的人。

可是那個人始終不是屬於他一個人的,他沒從沒獨佔過他,擁有的只是在他對他好的時候,欺騙自己他們是兩個人。

他喜歡楊九郎在很早的時候,早到他都要忘記了,那是一種多麼純粹的喜歡。

在床上發呆了一下,輕輕嘆了口氣,今天他要跟楊九郎去挑他結婚用的西裝。

他想想他昨天是怎麼回答的。

『角兒,你看你穿什麼都好看。』

『幹嘛?』

『你幫我挑挑西裝吧!』楊九郎笑著說,一邊拿出包裡的錢包『我還給你造型費啊!』

張云雷愣了下,沒有像平常一樣開玩笑,而是壓住了他打開錢包的手,望著他的眼眸『我這是必須幫你挑的。』

『那你以後結婚了我也給你挑啊。』

『嗯。』

雖然張云雷沒有拒絕,但是他自己知道他是結不了婚了,他的前半生是楊九郎的,後半生也是他的,不管以什麼身份。

他只能自己緊緊捉住,那只有他牢牢記住的點點滴滴。
TBC

无奈,可我们不会散

最近三次元忙的飞起,晚上打开乐乎想看看文缓解疲劳,惊现素大大,左夜,不二臣三位大大退圈。有些懵,我平时只是默默看文,本来还想十一长假写我的第一篇獒龙,看来不必了。只想说,无论如何,支持獒龙,支持胖球队所有人,还有谢谢那些曾带给我们温馨文字的大大,谢谢所有退圈和没退圈的大大们